我能理解李翔为什么有这个焦虑,因为原来我们离这个行业太近了,到市场上面会发现,现在有写作能力,能写点像样东西的人太少了。

  他跟班上的同学借了4000块钱,自己搞了一本《零点一度》杂志,全校3000多人,他卖出3000多本,赚了几千块。

刚好,王功权的皮包公司只剩下500多块了。